万古帝婿

第九百六十三章 小阵皇

 “这老家伙肯定知道不少事情……”    夜玄甚至都想回去老仙店找那个老家伙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但这种想法想想就是了,就算回去找麻烦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那家伙是软硬不吃,除非自己开口,否则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用急。

    那个老家伙肯定也想知道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老鬼柳树。

    夜玄嘴角微微一翘。

    他刚刚拿出老鬼柳条,可不是为了像吓唬三尊大帝一样吓唬那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这个老家伙是存在跟那三尊大帝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,是空古城内最早的一批存在。

    在加上夜玄推算的,道初古地的来历与老鬼柳树、葬帝之主都有些某种联系来看,这个老家伙对于老鬼柳树和葬帝之主也是非常渴望知道的。

    从这里便可以看出来,这个家伙也并非是无所不知。

    有想要的东西才是好事。

    大不了互相吊着嘛。

    另外,他此番还会继续深入,直到道初崖,到时候再返回空古城,直接把幼薇带上,去找那个老家伙。

    总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夜玄也不再纠结此事,往张清风所在的院落而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走出老仙店的老儒生姬曰一,碰上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荀季、孔良、小阵皇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崽子,胆敢拦老夫的路?”

姬曰一醉醺醺地打了个酒嗝,骂骂咧咧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、小夫子,你们确定这是你们儒家先祖?”

小阵皇一脸古怪地看着前面那醉的不像样,满嘴粗话的老人,对旁边的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荀季和孔良此刻也是一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他们是通过儒家的那股浩然气找到姬曰一的,但没想到姬曰一竟然是这副模样?

    这与他们想象中的口含天宪,一言可成天地的狂儒完全是两个概念啊。

    只是,那股浩然气不可能骗他们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老人,绝对就是儒家先祖姬曰一!    “晚辈孔良、荀季,见过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孔良和荀季执晚辈礼,恭敬地拜道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!”

姬曰一此刻已经是醉的不省人事,才不管是谁呢。

    孔良和荀季二人相视一眼,都是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、小夫子,咱们还是走吧,这怎么可能是那位前辈。”

小阵皇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?

夫子?”

姬曰一嗤笑连连,指着小阵皇说道:“你就是个屁。”

    小阵皇一头黑线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平生,直接把身上的阵图全部扔上去招呼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看在小先生和小夫子的份上,他懒得去找这老家伙的麻烦。

    然而姬曰一却是得势不饶人,骂骂咧咧的走来,作势更是要打小阵皇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!”

孔良一步拦在了姬曰一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叽叽歪歪,该打!”

姬曰一一巴掌扇向孔良。

    孔良挡在小阵皇面前,一步不退,任由姬曰一扇来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让孔良三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姬曰一的那一掌,直接是穿过了孔良。

    孔良三人懵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姬曰一此刻也是一个踉跄,险些栽倒在地,荀季作势要去扶起老人,然而也是没能碰到老人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忘了忘了,全忘了,都死了嘛!”

姬曰一是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说话间,姬曰一踉踉跄跄,朝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孔良和荀季呼喊了几遍,姬曰一也没作答。

    看着姬曰一的背影,不知为何,孔良和荀季都有种苍凉感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这位老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,但却能够感受到那种悲凉感。

    “都死了……”    “都死了!”

    姬曰一再大叫着,消失在了街角。

    “小阵皇,你先去吧,我们要去找老先生。”

孔良打定主意,与荀季相视一眼,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坚定。

    小阵皇不由一脸哭丧地道:“别呀,我一个人承受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可以的。”

荀季一脸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

小阵皇无奈道,只能与两人告别。

    告别了荀季和孔良,小阵皇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小阵皇干脆在原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一位精神抖擞的灰袍老人,出现在小阵皇的面前,俯视着小阵皇。

    小阵皇脸色微变,忙是退后起身,手中握着阵图,警惕地看着灰袍老人,沉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抽着旱烟,打量着小阵皇,缓声道:“想以阵成帝否?”

    小阵皇没有回答老人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并不意外,慢悠悠地道:“拼尽全力,成为夜……玄的手下,我让你这一世成帝。”

    小阵皇瞳孔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笑眯眯地道:“看来你是认识他了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轰!    小阵皇顿时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向了灰袍老人。

    眨眼间便是来到了灰袍老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,我可是纵横教的小阵皇,师父是纵横教的教主,师祖是老教主,太师祖是老老教主,你要是敢动我,你必死!”

小阵皇忙是叫唤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威胁对于灰袍老人而言,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屈指一弹,一道玄光冲入到了小阵皇的眉心中。

    小阵皇本来还在挣扎着,瞬间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灰袍老人松开小阵皇,任其跌落在地,随后是背着手走回到了老仙店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小阵皇幽幽醒来。

    当意识清醒的瞬间,小阵皇便是调集法力,激发全身是阵图。

    恐怖的气势,从小阵皇身上陡然而起,以横扫八荒之势猛然扩散开来!    那一瞬间,小阵皇犹如一尊无敌大能!    不过,在察觉到周围没有人在之后,小阵皇悄悄松了口气,快步跑离了那条街道,收回气势。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,小阵皇想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娘的,才刚刚跟小先生和小夫子分开,就遭到了如此劫难。

    我他娘的还是个孩子啊!    不!    不不不,我要去夜玄!    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夜玄,他肯定知道怎么办!    念及于此,小阵皇总算是有了目标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夜玄到底他娘的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夜玄!”

    于是乎,在空古城内就多了一个一路走一路叫‘夜玄’的少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夜玄已经是回到了张清风的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当看到夜玄回来的瞬间,摇光古派的龚伯仲整个人都吓尿了。

    他,怎么活着回来了!?

    那个家伙看起来不是那么强吗,为什么连一个夜玄都没能杀死!?

    “我能回来,是不是很意外?”

夜玄感受到了龚伯仲的目光,似笑非笑地道。

    龚伯仲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没,没有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夜玄!”

姚月清看到夜玄,心中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知道夜玄为了她独闯天绝府,而今看到夜玄无碍,心中悬空的石头才算落地。

    不过她可不会夸赞夜玄,反而是冷哼道:“你不是一向自诩神机妙算吗,怎么还会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情来?

当真是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着,但其实还是非常感激夜玄的。

    毕竟她可是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个神秘人的强大程度。

    夜玄能为了她独闯天绝府,她又岂会没半点感受?

    然而,夜玄接下来的一番话,却是让姚月清差点没暴走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古字还没拓印完,你死了我暂时没法找到替代品。”

夜玄不急不缓地道。

    姚月清不由咬牙切齿,怒火中烧:“好你个夜玄,算我看错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