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人赋

第八十九节 极渊海眼

    翌日清晨,陈景云与纪烟岚嘱咐了依依不舍的两个弟子几句,又与前来相送的四位祖庭山老祖一一作别,而后选定了方向,架起遁云,径往无尽海中去了。

    星神为引、玄光指路,陈景云全力施为之下,脚下的遁云倏忽千里,尽显虚空挪移的妙意。

    待到离了苍生岛数千里后,无尽海中便再也见不到平静的海域。

    头顶罡云低压、脚下浊浪翻涌,汪洋中的景色千篇一律,虽然不时会有几座海岛映入眼帘,但是岛上却是灵气稀薄,荒凉异常。

    陈景云以道念探查了其中的几座,之后就失了兴趣,这里毕竟离苍生岛不远,即便是荒岛上有什么好东西,怕也早被人家给搜刮走了。

    胖东西因为昨夜得了主子特意为它炼制的储物项圈,因此高兴的忘乎所以,纪烟岚最喜它的憨态,于是又在陈景云这里要了两个拥有聚灵、破障功用的铃铛挂在了项圈上。

    胖东西左扑右突来回撒欢,两个铃铛随之发出清灵灵的悦耳声音,倒使得遁云之上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,下方的汹涌浪涛也似乎变得不再那么恼人。

    此行汪洋无尽,必是坎坷良多,因此初时陈景云并不打算带着灵聪兽,岂料胖东西似乎猜到了主子的打算,居然一整夜都赖在陈景云身边,生恐自己被落下。

    陈观主喝骂了几句并不顶用,又想到眼前这憨货已经修出了六色光翼,即便遇险想必也能逃脱,于是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不入无尽海,不知何为无尽之意,陈景云在携着纪烟岚与灵聪兽全力遁行了一日夜后,也不得不寻一座海岛降下了遁云。

    非是陈景云的灵力不继,无尽海中的灵气虽然稀薄,但是有荤素不忌的太极气旋在,生拉硬拽的总还不至于入不敷出,但在全力催动灵台玄光之下,他的神魂却已经略有疲态。

    自从在轩辕重光口中得知其祖父曾经到过蓬莱仙山之后,陈景云心中欢喜之余,也不由格外的重视起来,他可不想像轩辕谨那般入得宝山却空手而回,因此必须时刻保持全盛之姿。

    凤凰非宝地不落,陈观主自然深谙其道。

    在纪烟岚的眼中,此方落脚的海岛只是陈景云随意选定的一座,但在陈景云挥袖削平半座石丘之后,一汪灵池居然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烟岚轻咦一声,以神念扫过,发现那处灵池中竟有几尾肥硕的大鱼正躲藏在泉眼底下,且那肥鱼色呈青玉之色,腮下还有两道逆鳞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“哈哈!师姐,古书有云:‘鱼生逆鳞是为龙种’,这几尾肥鱼秉着岛中灵泉而生,且已生就两道逆鳞,若能再生一道便可入海化蛟,看来今日合该你我有此口福!”

    纪烟岚闻言也自心喜,于是便在一旁摆出案几、炊具,一副等鱼下锅的模样,而此时的灵聪兽却早已按捺不住,“噗通”一声跳入灵池捉鱼去了。

    可怜那几尾天地生成的肥鱼,虽然也有口吐冰箭的能耐,但却哪里是胖东西的敌手?不片刻就被尽数生擒活捉、甩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摸了摸前来邀功请赏的灵聪兽的大脑袋,陈景云将手一挥,就把犹在扑腾的一条最大的肥鱼扫入了池中,而后又把倾倒在一旁的半个石丘摄了回去。

    见灵聪兽歪着脑袋,大眼睛里露出不解的神色,陈景云在它的头上拍了一下,言道:

    “灵聪,你要记住,凡事不可做绝,这几尾肥鱼跟咱们无冤无仇,今日遭此劫难虽是天数使然,但是咱们却需给人家留下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灵聪兽似乎听懂了陈景云的话,“呜呜”两声算是应下了,一旁纪烟岚却不以为然,她乃剑修出身,行的就是杀伐之道,这些年虽然修身养性,不过一时半会儿还是无法拐过这个弯儿来。

    一顿肥鱼盛宴吃的人宠皆欢,到了最后,陈观主竟然跟自己的灵宠争起了玉脂一样鱼汤来,灵聪兽自然不是主子的对手,因此在败下阵来之后,一双贼眼不由瞄向了那方石丘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胖东西并没有得手,在被陈景云拎着脖子狠狠地训斥了一顿之后,只得放弃了捉鱼的想法,那尾将要化蛟的青鱼也因此才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到底是天地生成的灵物,吃过肥鱼之后,再经过一夜的炼化,竟连半步元神境的纪烟岚都发觉自己的灵力被提纯了一丝,灵聪兽的收获就更大了,这憨货竟然眼瞅着的又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只有陈观主并无所得,他的修为太高、灵力太纯,区区几尾灵鱼还无法令他从中受益,不过是满足了口腹之欲罢了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两人一宠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还是老规矩,每当遁行了一日夜后,陈景云就会寻一处荒岛落脚,其间自然依旧会寻到一些天材地宝亦或可口的灵味,这也使得纪烟岚兴致满满、灵聪兽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如此好似闲游一样的在无尽海中遁行了半月有余,这一日,两人一宠忽地来在了一处别样的所在。

    此处上有九天雷霆不断劈下,下有一个足有千丈的巨大漩涡似乎直通海底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陈景云取出那块得自轩辕重光处的玉牌,印证一番之后,知道自己已经来在了轩辕谨当年到过的极渊海眼处。

    “师姐,此地就是轩辕谨当年途经的海眼,我刚刚以道念探之,发觉越往下时,内中的撕扯之力便越大,竟连我的道念都无法探至海底,不若你与灵聪在上面稍待,待我入到其中一观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咱们此行乃是为了找寻蓬莱仙山,实在不易节外生枝,再说那轩辕谨的修为应当不弱于你,此地即便真有宝物,怕也取之不易,否则早已落入他的手里了!”

    见纪烟岚说话之时眼中全是担忧之意,陈景云立时一阵头大,暗道:“我有龙灵所赠的逆鳞在手,又有天心水法护身,又岂是轩辕谨之流可以比拟的?这婆娘,真是没见识。”

    虽然在心里腹诽着纪烟岚,陈观主却也只能按下了入海寻宝的心思,脸上还要摆出一副从善如流、师姐说的很是在理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处海眼是玉牌中那副复杂路线的第一个节点,到了这里之后,就需要转道西南,既然不许入海寻宝,陈景云脚下的遁云一动,两人一宠便已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而陈景云与纪烟岚不知道的是,他们的遁云刚刚离开不久,这处海眼的最深处竟然传出了一道若有若无,似哀婉又似呢喃的叹息声。